《社論》政治要多一點幽默

 人要有幽默感,先懂得自嘲。任何年齡和文化程度的人,都對幽默作出反應。我們認為,在碰到滑稽可笑的事情時感到愉悅,微笑或大笑的人具有幽默感。

 美國總統最幽默的是雷根,因為他口齒清晰講話幽默易懂,不會去談論過於高深難懂的論點,尤其是在反抗共產主義時,他總是能以非常幽默的諷刺笑話來代替艱深的辯論。

 關於這點他講了一個笑話:「有天一位美國公民與一位蘇聯公民,在爭論誰的國家比較自由,美國公民說:『在我們國家,我可以跑進白宮辦公室,當著雷根總統的面拍他桌子,並罵他,我非常不滿意您的執政方式』;蘇聯公民說:「我們也可以」,美國公民非常訝異看著那位蘇聯人,蘇聯人接著說:「在我們國家,我們可以跑進克里姆林宮辦公室,當著總書記的面拍桌子說:『我非常不滿意美國總統雷根的執政方式』」。

 而國內歷年總統最有幽默感的為阿扁。公元2000年第二次總統大選前,民進黨以打擊國民黨黑金為主軸,有次國民黨替連蕭配造勢,為了營造國民黨的大團結在台上唱了《你是我的兄弟》,氣氛熱鬧十足,或多或少彌補了國民黨處於分裂中的低氣壓,當媒體訪問阿扁時,阿扁四兩撥千斤只回了一句:「因為他們國民黨都是兄弟」,簡單易懂,笑翻當時,讓當時的網路及媒體瘋狂追逐阿扁的新聞。

 阿扁最尖酸刻薄的幽默是2004年總統選舉跟連戰進行電視辯論,談到自己的老婆吳淑珍時,他先是用很感性的語調談到他們夫妻倆的家庭生活,然後話鋒一轉冒出了一句:「而且我也不會打她!」

 如今把這種現象放到柯文哲與韓國瑜身上似乎也適用,柯韓兩人說話時簡白易聽,可消化性高,具有十足觀賞性及娛樂性,不管談話內容是否空洞,反正能引起群眾開心就好,故能燃起社會大眾對他們的追隨。吳音寧的社會觀感比韓國瑜差,部分原因就是缺少笑容親和力與幽默感,而使得她的影響力大打折扣。

 而民進黨則在近年來太過於強調不是很容易搞懂的正經論述,就連黨公職在受訪時也都文謅謅不掛任何笑容,看得出來是想以「專業」及「高水準」形象來跟國民黨進行區隔,但,卻是黨風格轉型中的一大誤解。於是失去了幽默風趣的親和形象之後,社會大眾對於繁多難懂的專業論述,也就喪失想要去瞭解的興趣了。

 一般人具有幽默感,可以在生活上產生多采多姿的樣貌;政治人物多了幽默感,使政治更為親民,施政更為圓融。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