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社論》 翻轉台灣經濟兩大軸線 :一帶一路與新南向

 年底選舉「韓流」成為焦點,韓國瑜主打的拚經濟不談政治也普受認同,最近他在談拚經濟已經提出具體政見,要翻轉高雄成為南海經濟中心。民進黨的陳其邁也提出拚經濟,同樣要讓高雄成為新南向重鎮。高雄的大翻轉,其實跟台灣的「新南向」及中國大陸的「一帶一路」息息相關。

 大陸「一帶一路」建設五年,與沿線國家的貨物貿易額,已經累計超過5萬億美元、直接投資額累計超過600億美元、中歐貨運班列累計超過1萬列。大陸官方釋出訊息:廣大台灣業者也在「一帶一路」建設中直接受益。包括台資企業生產的產品利用中歐班列運往歐洲,為相關業者拓展了更大市場,並開闢了穩定高效的物流新渠道。

 台資企業與大陸企業合作,通過提供電機裝置和配套服務,在「一帶一路」沿線多個國家共同參與燃煤電廠、聯合迴圈電站等基礎設施項目建設;台資銀行與大陸銀行開展合作,提供項目融資,為台資銀行帶來更多業務。大陸國台辦表示,未來將繼續鼓勵和支援台資企業與大陸企業合作參與「一帶一路」項目建設,不斷擴大兩岸經貿交流合作的範圍和領域。

 蔡英文政府提出「新南向政策」,則是台灣重要的對外戰略。過去「一帶一路」與「新南向」重點不同,沒有太多交集;但是中國近年在東南亞各國開始進行推動相關人才計畫,與台灣「新南向」重點的「人才培育」,開始產生競合。

 中國大陸中小企業大舉投資東南亞,也對中小企業為主的東南亞台商產生影響。中國近來逐漸調整進行「軟性的一帶一路」布局。在美中貿易戰下,有不少中國中小企業開始布局東南亞,規避風險。

 東南亞許多國家包括萬那杜、菲律賓、柬埔寨、馬來西亞、斯里蘭卡等,加入「一帶一路」接受中國龐大金額的貸款後,因無力償還,以提供債務豁免換取中國影響力,或取得其他戰略資源等。

 台灣提出「新南向政策」來因應,新南向18個國家中,有許多國家都與「一帶一路」沿線的國家重疊,台灣與中國大陸勢必在東南亞地區「短兵相接」。

 台灣不像中國有那麼多的特殊目的,而是比較單純是純經濟的目的,若能發揮台灣的專長,才可能打贏新南向的戰場,特別是在美中貿易戰的東亞產業重組新環境下,台灣的「新南向」在歷經兩年的摸索期後,對東南亞的戰略目標應該更為清晰。

 台灣選戰是大型政治活動,韓國瑜在綠營鐵板區刻意不談政治,避開意識型態之爭,也巧妙讓選民遠離藍綠選擇,口不離拚經濟賺大錢,是聰明策略,但經濟仍然不離整體政治力的影響。

 高雄兩候選人的大高雄經濟翻轉主軸,終歸離不了台灣新南向和中國大陸「一帶一路」的重疊互動。所謂「貨出去人進來」,以高雄港先天條件,未來互動對象就是南海諸國,其中最主要的還是對新南向18國最具影響力的中國。高雄要經濟大翻轉,不管未來市長是誰,都要面臨跟以中國為主軸的南向國家互動問題。

 因此年底雖是地方大選,但「韓流」已點出眾望所歸在經濟翻轉,此不僅在高雄,其餘五都亦然,候選人誰能抓住重點,打動人心,誰就勝算較高。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