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北天燈、中燈排、南蜂炮」 彰化花壇福德老爺傳奇

五營樓奉祀五位神將。(林祺攝)

五營樓奉祀五位神將。(林祺攝)

 【記者林祺/專題報導】元宵節是台灣重要的民俗節日,各地都舉辦燈會活動,包括花燈比賽或展出,有的是神明遶境或提燈籠遊行,但最為人津津樂道、參與民眾最多的,莫過於「北天燈、中燈排、南蜂炮」,其中「中燈排」指的就是彰化花壇文德宮的夜迎花燈遶境,已有189年歷史,並在97年登錄為彰化縣無形文化資產,也是台灣民俗活動的瑰寶。

 俗話說:莊頭田尾土地公,意思是指台灣到處都有土地公廟,福德正神的土地公是台灣民間普遍祀奉的神明,一般都稱為「伯公」,但唯有彰化花壇白沙坑文德宮供奉的土地公稱之為「福德老爺」,而且和一般的伯公裝扮不一樣,地方尊稱的「當境老爺」祭拜的神像,頭戴烏紗官帽、身穿官袍,威儀凜凜,是台灣最著名也是唯一的地方「神官」,究其原因說來話長。

 據文德宮主委王良峯說,清朝科舉制度朝庭會考定在京城舉行,台灣地處偏遠,交通不便、文化未盛,一直未曾有參加京試上榜者,也就無人任官,到清道光6年,花壇白沙坑曾維楨氏,乃天生賢能,幼時勤敏篤學,13入泮,16進舉,遂負笈渡海跋涉上京,參加京城之丙戌科大會試,因文章經綸,超群拔萃,榮獲雁塔題名,又殿試典策俱嘉,名列翰林高冊。

 未幾參加御前之面試欽點,亦即翰林之任官式時,皇上見新科翰林背後,立有白髮蒼顏老翁忽而不見,訝而垂問:「曾卿身後所立老翁何人?」曾翰林奏曰:「臣並無帶人上殿,只有結帶轄境之福德正神香火,籍護考途平安」,皇上准奏,若有所悟,老翁必為福德正神無疑,似此忠貞顯赫,敕封與翰林同格,並頒給御製烏紗帽乙頂,由曾翰林代領,是其由來。

 曾翰林是台灣首位出任之高官,又稱「開台翰林」,受敕封同格的土地公就被稱為「福德老爺」,有句對聯曰:「文神顯赫同著開台翰苑格,德像尊嚴遍揚當境老爺風」,為最佳寫照。

 縣議員顧王水花解釋說,迎燈排的由來,是指曾翰林任官後,授內閣大學士,翰林院編修,羈留京邸,常思念故鄉,在道光8年(西元1828年)元宵節時,隨聖駕遊天街,玩賞花燈見景傷情流下眼淚皇上訝而垂詢,他說,自幼賴伯父母養育成器,今在京享榮華,故鄉老邁伯父母無福觀賞大迎花燈盛景,乞請辭官返鄉奉養,以盡烏哺之報,皇上感動其孝行,除慰留外,並敕封其伯父為文林朗,伯母為七品孺人,食祿百石,並執事鑾駕,華蓋全套,可以排鑾入城,又旨賜白沙坑以翰林官神為中心,每年元宵(西元1828年起),可依京城一樣大迎花燈以娛曾翰林之伯父母,這就是迎燈排的緣由,是紀念曾翰林的孝道。

 白沙坑迎燈排活動分2天進行,元宵前夕比較簡單,巡行村內主要道路,信徒不必準備牲禮祭拜,15日元宵節當晚上則相當隆重,當晚8點前各家燈排在陣頭的引領下,陸續到文德宮廟埕前集合,依例燈排數總共12排,9排由9名頭家提供,屬公眾的燈排,另外3排分別是屬於私人的,由莊內3大家族的「公號」負責,3個公號分別是大厝口的黃和興義堂、新厝內的李協源及埤底的李協利。

 要前往觀賞就必需知道燈排的製作及遶境過程,燈排製作有一定的規格,每個燈排的燈籠數必為單數,一般為23盞,包括一盞置於燈排前端的「土地公燈」,其他22盞由紅布圍起,首排兩盞為寫著頭家姓氏的「字姓燈」,第二排至第六排每排皆為四4盞,若有人欲增加燈籠數目,須以排計算,每排4盞,故有27盞、31盞,甚至更多者。

 迎燈排的方式,由兩人一前一後扛著,燈排之前有一或二人手持火把引導,旁有專人準備蠟燭,供應20餘盞燈籠一夜所需的燭火,另一人拿著篙叉仔跟隨在後,篙叉仔是在點蠟燭時撐燈排之用,在迎燈排過程中如不慎燃燒,稱為「出丁」,表示燈排主人該年有家人會生男丁,為大吉大利之事。

 8時左右工作人員將坐鎮的福德老爺神轎佈置妥當後,司儀宣佈起駕,在嗚炮聲中,由福德老爺的頭旗、頭燈及彩排帶領下,隊伍從爐主的村落開始遶境,彩排之後,由各家的陣頭及燈排,依序為鼓、鑼、鑾駕牌、4支長方形塑膠燈籠、2支火把,最後由爐主護駕的福德老爺8人大轎押陣,遊行隊伍一條街燒過一條街,神轎經過之處,信徒在家門前擺設香案膜拜,並排成一條長龍準備「躦轎腳」,希望得到福德老爺的庇祐,廟方執事人員穿梭在隊伍中,分送福德老爺的令旗及平安符,並和信徒交換香枝,將福德老爺的靈力分給他們,信徒也燃放鞭炮感謝神明,十分熱鬧,直到隔日凌晨才結束。

 值得一提的是,遶境經過的幾個主要廟宇和4大家族公廳時,依慣例神轎必需前往行禮致意,4大家族獲此尊崇的原因是:大厝口黃和興義堂相傳是最早開發白沙坑的家族,曾翰林家族是源於迎花燈活動為皇帝御賜的恩典,所以在迎燈排時,曾家必需把皇帝聖旨及曾翰林考上進士的捷報掛在會場供人觀賞,李協源及李協利家族則是因為福德老爺是由其祖先在清康熙27年(1688年)從福建邯江供奉過來的土地公,已有300多年歷史了。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