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心 金蕉情 香蕉王國那些事 

以香蕉為主題的愛國獎券。

以香蕉為主題的愛國獎券。

文/閻鳳婷 圖/朱克明

 台灣香蕉曾大舉銷日,成功賺取外匯,撐起「香蕉王國」美譽,也深遠影響了島內政治經濟、社會生活與文化藝術,從茶室女為蕉農衣上的蕉乳爭寵、省菸酒公賣局推出「香蕉牌」菸、美黛唱紅的《香蕉姑娘》、中部櫟社的香蕉詩詞、驚動政壇的「剝蕉案」,一路到日前兆豐銀「香蕉之亂」事件,小黃蕉,果真魅力無窮!

千蕉百媚蕉滴滴

 為了紀錄香蕉對台灣的貢獻與影響,台灣省諮議會與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首度攜手合作,運用雙方的典藏的檔案與館藏的史料書籍,8月1日起舉辦長達三個月檔期的「跳躍的黃色音符─台灣金蕉傳奇」展,揭露曾經輝煌的台灣香蕉史。

 說起香蕉的「稱號」,別名多且品系複雜,包括甘蕉、弓蕉、芎蕉、芭蕉、荊蕉、金蕉等,分為食用與觀賞兩類。其中食用的北蕉系列是目前最普遍栽種的品種,果皮呈漂亮黃色,外形尾巴較尖,果肉細緻,香味濃郁,外銷日本多以此系列及其變種的仙人蕉為主,一般將中部集集生產的稱「山蕉」,旗山產的稱「田蕉」。

 「粉蕉」又稱「糯米蕉」,甜度高,但無香味。「紅皮蕉」適合拜拜,肉質較軟、味香甜,產量稀少,價格較高。「南華蕉」又稱南投芭蕉,產量高、耐貯運、可鮮食熟食兩用。

 觀賞蕉品種多由台灣香蕉研究所蒐集,分為觀花、觀葉、觀果不同品種,包括紫夢幻蕉、橘紅夢幻蕉、臘紅夢幻蕉、紅蕉、紫蕉、地涌金蓮、斑葉蕉、千層蕉等,可謂「千蕉百媚」。

茶室女為蕉乳爭寵

 台灣香蕉外銷始於1902(明治35)年日本殖民統治時期,第二次大戰前,台灣香蕉栽種面積2萬2千公頃,年產近22萬公噸,當時出口量最高達360萬簍,約15.8萬噸,占日本進口香蕉市場9成。

 1910年前後,台灣中部開始商業化栽種香蕉,集集因盆地地形,日溫差及年溫差都大,為香蕉增添了香甜粘密的口感。1921年集集線開通,連接基隆港及高雄港等輸出港口,在香蕉採收極盛期,夜間也必須趕著運送。

 1960年代中期,香蕉產業鼎盛,1公斤香蕉賣6、7元,一串重20多公斤的香蕉採刈下可賣150元左右,而蕉農到茶室喝杯茶只需5元,當年蕉農工作時,衣服上沾染的蕉乳越多,隱喻蕉田越大、越有錢,成為茶室女爭相拉攏的對象,「台灣金蕉傳奇」現場便有件向蕉農借來沾滿蕉乳的上衣,顯示當年香蕉產業的經濟利益遠高於其他作物。

入糕餅食用多元化

 香蕉後來也成為糕餅製作的重要材料,1935年台灣總督府舉辦始政40周年紀念博覽會,香蕉羊羹、香蕉煎餅等開始出現,日本人認識香蕉養份後,多家在台灣的日本菓子商店也紛紛製作香蕉點心。而近年來香蕉乾、香蕉脆片、香蕉酥、香蕉蛋糕、香蕉酒等,則以更豐富多樣化面貌問市。

 香蕉與原住民的生活及食物也有密切的關聯。比如賽夏族矮靈祭時,會用芭蕉葉盛置祭物;阿美族相信日出方向是祖靈歸屬之處,會特別挑選朝東生長的完整香蕉葉片做儀式;泰雅族慶典宴客時,常以香蕉泥與糯米混合,用香蕉葉包成長條形,將兩端繫繩蒸熟後,製成香蕉飯。

 排灣族貴族婚禮上的聘禮chinavu「祈那福」年糕,用香蕉葉包裹;太魯閣族慶典時會製作香蕉糕;魯凱族用香蕉葉包成長條形阿拜(ABAY)食用,裡面有小米粉、山豬肉塊。

 噶瑪蘭族則是唯一用香蕉絲編織的原住民族,從香蕉假莖部分抽取出外層瓣膜,分絲成線織成絲布,經天然植物染色,以人工編織成服飾、提袋等用品,目前在花蓮縣豐濱鄉新社村設立「新社香蕉絲工坊」,進行工藝的創作與傳承。

香蕉文學與社會生活

 「香蕉姑娘健又美喲,風吹日曬曬不黑喲,花巾斗笠長套袖,綺年玉貌夠嫵媚,逢人招呼見人笑,沒有愁來沒有淚。」1965年香蕉大量銷日的黃金時期,由慎芝作詞、美黛唱紅的《香蕉姑娘》,代表了那個時代的社會風貌。

 搭上這股流行風潮,台灣省菸酒公賣局也推出「香蕉牌」香菸,在當時廣受歡迎;愛國獎券第379期也推出以香蕉為圖的獎券,整個台灣都籠罩在香蕉所創造的經濟奇蹟氛圍裡。

 旅行台灣的著名日本小說家、詩人林芙美子(1903~1951),曾寫下《台中寄情》一詩,敘述在徐徐薰風的台中天空下,第一次品嚐青澀香蕉,有著「芳香不膩的熱情」。

 當時霧峰盛產香蕉,而台灣早期三大詩社之一的「櫟社」,以霧峰林家做為活動中心,也有幾首描述香蕉的詩詞,其中張棟梁的《偕少英再遊頭汴坑》寫道:「東去墩山十里遙,汴溪曲曲水迢迢;年來果價高於穀,遠近人家盡種蕉!」顯示中部地區當時遍布香蕉園的盛況。

剝蕉案驚動政壇

 除了蕉農的辛勤創造了台灣香蕉經濟奇蹟外,幾位當時響噹噹的「蕉王」級人物也功不可沒,包括日本華僑領袖謝成源(1904~1985),戰後任日本華商輸出入同業公會副會長,1984年赴日與「盟總」交涉了兩年,終於商訂以香蕉輸日換取台灣所需民生物資的易貨貿易,被公認為戰後台日貿易的開路先鋒。

 陳查某(1897~1993)在日本殖民統治時期,常乘船載運台灣盛產的蔬果到中國東北等地,為戰後陳家的「香蕉王國」奠定基礎,1950年參與創立青果公會並擔任理事長,領導同業爭取國際市場。

 另一位有「蕉王」之稱的吳振瑞(1908~1992),1960年代曾任高雄旗山青果合作社理事主席,成功爭取「五五制」,把台灣輸日配額的一半爭取回各地青果合作社手中,打破由陳查某等人控制青果輸出公會的壟斷,嘉惠數十萬蕉農。

 吳振瑞後來成為「剝蕉案」的主角,被指控貪污、剝削蕉農,震動政壇。2016年屏東縣政府文化處出版的《金蕉傳奇:香蕉大王吳振瑞與金碗案的故事》,從多個角度替吳振瑞平反,指其為政治鬥爭下的犧牲品。由於此案風波過大,加上東南亞其他國家的香蕉經濟同時崛起,台灣自此退去香蕉外銷的黃金歲月。

 幾經波折,香蕉在台灣成為平凡的日常水果,但價格卻在一年前開始往上飆升,最近又跌到谷底,兆豐銀為了體恤蕉農,大批購入送給上門客戶,不料卻引發規模不小的搶蕉騷動,被戲稱為「香蕉之亂」,對比人性的貪婪,蕉若有情,可堪哀嘆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