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社論》蔡英文的同婚議題

  此次選舉證明蔡政府執政的第一年,被同運耍得團團轉,執政因而失去輕重緩急的錯誤步調,比軍公教年改嚴重,但同運這一大塊疏失卻補不回來了。

 尤美女在大法官釋憲後,去台南大學專題演講「釋憲之後,我們一起走」,這種肆無忌憚的行徑,民進黨高層認可了嗎?蔡英文默許了嗎?

 2016年蔡英文當選後就一直被同運團體誤導甚至綁架,台灣在同運大力地推波助瀾下,竟然要力推成為東亞第一個同婚國家,在蔡政府的不分區立委中,尤其是尤美女更是被同運者視為先知先驅。

 同運始終把對手稻草人成反智,特別是教會界。但是教會的人數在台灣比例本來就不多,反同只有教會(包含國台語),力道夠嗎?台灣人絕大多數是反感同運的,歧視倒是沒有,給同志有一個專法,算是厚道了。但同運得寸進尺的吃相難看,甚至要把手伸進國中小學,同運者繼續稻草人教會就太小看台灣人了。

 在2016年十二月「希望就在前方」的同運集會中,尤美女說,不管怎樣,修改民法是最簡單跟省力氣的,希望可以透過民法修正,讓同志可以結婚,享有配偶權利。

 尤美女強調,在立法院審查婚姻平權法案時,她會將相關法案審完送出委員會,並預計在明年4、5月完成三讀,不希望再有人以「專法」拖延時間。

 在2017年同運者還捏造了民調結果,宣傳支持同性婚姻的比例都已過半,認同同性婚姻的比例從1991年僅有11.4%,到2012年已提高至52.5%,2015年也微幅成長到54.2%,其中年輕世代的支持率更將近75%。

 在這股類似韓流的氛圍下,竟然在2017年5月24日大法官釋字第748號宣告《民法》不允許同性別的兩人結婚,違反《憲法》第22條保障人婚姻自由及第7條保障人民平等權,並訂了兩年的日落條款,要求立法院修法或立法使同婚合法。但尤美女的老公也身為大法官,這項解釋沒有蹊蹺嗎?

 民進黨的慘敗可能原因沒有那麼單一,其實還有待沉澱後再冷靜分析,但比起這種事後怨言,更無法接受的是那些選舉臨前要教訓的言行,不過事後再對那種言行吐怨言也無濟於事,而是需要檢討大破大立,大破和大立其實是要聯袂而行,而這種思維的缺乏,可能是整個綠營也包括民進黨的問題!

 改革、同婚、能源包括正名問題,事實上每一個都是複雜不簡單,過度簡化或者加諸價值觀,也就是光依賴大義名分,可能不是理想有效的唯一方法。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