律師的另一面 蕭立俊溫暖流浪犬*

蕭立俊參與世聯會106年度疫苗日。(蕭立俊提供)

蕭立俊參與世聯會106年度疫苗日。(蕭立俊提供)

 對於法院、法律、律師大多數人的印象都會感到冰冷,因為總是繞著死板板的文字打轉,但其中律師脫下律師袍後,都有不為人知的一面,像是蕭立俊就有充滿溫暖的一顆心,同時擔任台中市世界聯合保護動物協會理事長,秉持「關懷動物、尊重生命」的理念,協助無家可歸的動物重新獲得照顧,讓牠們不再流浪。

 蕭立俊本身就很愛狗,以前的雲林老家有養狗,但去世後就沒有再養,直到在因緣際會下,透過介紹加入台中世聯會,又重啟他與狗的緣分,只要假日有空都會特地到清水照顧收容的狗狗,餵牠們吃東西、帶出去散步放風、洗澡等工作。

 但志工的經歷還很資淺的蕭立俊,卻能在加入世聯會的兩年後當上理事長,他不避諱地提到,當初世聯會曾經發生過志工和體制內辦公室的衝突,後來很多志工開始覺得也要加入體制內,才能夠知道如何幫助體制內改變,讓流浪狗能得到更好的幫助,而他因為職業是律師的關係,被推薦參選理事,進而當選理事長。

 讓蕭立俊印象最深的是流浪狗重新接納人類,當流浪狗被帶回來時,需要花很多時間才肯重新接受,世聯的志工仍都不求回報的照顧,而其中照顧流浪狗也充滿緣分。

 蕭立俊提到,當時有隻狗明美從來都不給其他志工親近,甚至是照顧牠四五年的志工也不例外,但自己才接觸一、兩年就可以抱牠,後來更進一步帶明美回家安寧,甚至是後來另外一隻也帶回家的狗胖胖也是這樣,像這樣如此奇妙的緣分,再加上牠們有重新接納人的機會,都是每位志工會感到印象深刻的事。

 他也提到,雖然等待流浪狗重新接納人的事情很傻,因為可能永遠等不到那一天,但是大家還是願意等,每個人每個禮拜都像傻子一樣不論天氣冷熱都陪著狗,就是希望讓狗看到志工時會開心。

 世聯會的犬隻八、九成都是老犬,難免都會生病,然而因為狗沒有健保,一進去動物醫院,費用往往都很可觀,但蕭立俊表示,這屆理事是有站在狗同角度的理事,完全把狗當成一家人,為了狗可以貢獻他們的全部,不論是時間金錢,像是每逢颱風天都一定會開車關心狗的狀況。

 面對寵物生命的逝去,蕭立俊也坦言,即使到現在也是很難適應,就算有準備卻還是無法釋懷,特別是自己負責照顧的終老犬讓他打擊更大。

 但蕭立俊提到,之後還是會繼續照顧牠們,如果自己不做,還是沒有人會想照顧,縱使未來還是會悲傷、無法釋懷,也會恐懼、害怕分離的那天到來,也不會選擇逃避,而是把眼淚收起來繼續堅持下去,否則那些流浪犬就完了。

 蕭立俊認為,不論從寵物的生到死,都需要有人願意介入,才能算完善的照顧,但這架構太難,也要花費很多時間,因此他也希望台中能作為領頭羊,可以從宜居城市開始,尊重或思考牠們的老、死的時候怎麼辦,甚至是連流浪犬在外也能感受到友善,這時候才會有所改變。

 現在情侶很常因為在一起,選擇一同養寵物,卻常常因為分手造成不少問題,但蕭立俊提到,這是愛狗那一方的錯,若今天是愛狗的人一意孤行,強迫另一半飼養寵物後,面臨分手之際卻沒有能力照顧,反而才是真正害到寵物,沒辦法去強迫另一半愛狗。

 因為從最基本的尊重到愛狗,都需要經過許多時間,所以他也覺得流浪動物這個觀念也要改變,不要急著跳太快,只要一步一步來,只要願意站在同理心立場,用心感受就很好了。

 另外,近年有許多部電影的劇情都與寵物有關,其中也有不少獲得好評,但有不少人卻會因為跟風而飼養寵物,蕭立俊就提到,這種情況很常見,前一陣子就有拉不拉多棄養風潮,他也很同意拍攝這些電影宣傳,但既然媒體效應那麼大,應該要有警惕的字句達到教育效果,讓民眾能了解狗的特性、反思自己有沒有能力飼養。

 最後蕭立俊提到,世聯會目前遇到募款困難的問題,不論是醫療費或是經費,可是受限於現在人的觀念還不足,會認為捐贈給流浪犬沒幫助,而志工的部分則是永遠都不夠。

 像是世聯會的保育場很常是一個照顧十至二十隻,也因為照顧的人少,很容易導致惡性循環,不僅花很多時間打開心胸,也會讓牠們缺乏照顧,擔任志工也必須不能怕狗、不會覺得臭或醜,肯陪著牠散步,唯有這樣狗才會相信人類,對人類打開心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