個人隱私的權利誰來保護?

白天,一位成功的商人在城市的辦公室裡,忙著與客戶周旋,處理公司事務,晚上回到他在海邊的別墅,脫離塵俗,不受外界的干擾,沉浸在私人的領域中,他就是這個小王國的國王。

這是多麼讓人嚮往的一幅圖畫。

調查局日前查獲個資蟑螂涉嫌販售民眾個資,經約談梁姓嫌疑人等62人到案,在查扣的電腦中發現共存有逾億筆民眾個人資料。依照台灣常有的現象判斷,這位在個人王國享受生活的國王,會接到色情網站的訊息,天天都有兜售商品的圖片,汽車貸款公司不斷干擾,甚至會惹上莫名其妙的債務官司,他的王國亂成一團,國王煩惱至死。

小王國國王的下班後快樂生活不見了!

1980年,美國的華倫(Warren)和布蘭岱(Brandeis ),於《哈佛法學評論》提出的「隱私權」(The Right to Privacy)論文,主張「不受干擾的權利」(right to be let alone),開啟了後世對於隱私權的重視。曾幾何時,隱私權一天天消逝了。

隱私權的消失有很多層面,傳播科技是個原因,現在的社群軟體快速地連接人類的生活,不管你願不願意曝光,朋友已經把合照的照片傳向世界,各種搜尋引擎抓出各種沒有系統、不論真假對錯的個人資訊,逃也無處。當然也有很多人喜歡把自己的生活狀況告訴全天下,社群中充滿了願意公布和不願意公布者的訊息,人的單獨時光變得越來越少。

《1984》是一本70年代出版的小說,敘述老大哥無時無處都在監看著你,那種場景令人渾身不自在,誰願意被老大哥監管著?但是在20世紀的今天,街頭巷尾的監視器24小時開著,注視著你;從高速公路到地面道路,攝影機愈裝愈多,只要你稍一越線或開得快些,就罰你錢,駕駛人看了就討厭,為甚麼要被老大哥時時盯著看?一部小說,變成了真實生活,人影響著人,政府機構也影響著人民,科技侵犯著想要獨處的人,內心非常不舒服。

當代行銷理論與實際操作都說要做客戶管理,管理客戶的方法須先蒐集個人資料,有了客戶資料,便可做對應行銷,但是個人資料往往被不肖管理者賣掉,輕者,推銷人員找你貸款、拉保險、賣茶葉等,嚴重的就天天傳送應召女郎的色情廣告,詐欺集團則用來進行詐騙,類似的案例比比皆是,曾有某媒體機構高階主管也上當付錢,令人感慨。

在上述個資蟑螂案中,調查局還查出梁姓嫌疑人等人,利用遠端控制技術,在買家電腦設備上安裝搜尋系統,用內掛「圖形驗證碼破解函式」程式,登入公務機關伺服器,以自動辨識解析驗證碼技術,破解伺服器的圖形驗證碼,自動化比對顯示地主個資。連政府機構都被侵入,這個事實讓人不禁要問:難道政府都不用負一點責任嗎?

隱私權的問題愈來愈大,台灣也有個資保護的相關法律,可是一般人不普遍具備常識,公司行號蒐集個資後不嚴格管理,而政府機構以老大哥自居,要抓超速,要抓犯罪嫌疑人,就廣設監視攝影機;還會被詐欺集團侵入主機,掉一堆個資資料,到底誰能保護我們的隱私呢?

最近上映的一部有關直播的電影,就是講述隱私被侵犯的故事,在數位科技時代,我們連人在哪個位置都被定位,買甚麼,花多少錢也被掌握在老大哥手裡,天啊!這檔事似乎就這麼蔓延著,誰來保障我們隱私的權利?

返回列表